唐绪军、黄楚新解读《中国新媒体发展报告(2017)》

《中国新媒体发展报告》(2017)6月26日在京发布,28日,《中国新媒体发展报告(2017)》主编、中国社会科学院新闻与传播研究所所长唐绪军和副主编、中国社会科学院新闻与传播研究所新闻学研究室主任黄楚新做客人民网传媒沙龙,为网友解读今年的新媒体蓝皮书。下面来看看专家们的精彩观点吧!

2016年中国新媒体发展关键词:共享、智能、移动

唐绪军

  首先,习近平总书记在网络安全与信息化工作座谈会上提出,要让亿万人民共享互联网发展所带来的成就,要有获得感。另一方面,分享经济、共享经济也被写入了《政府工作报告》,在‘互联网+’这个行动计划的指引下,各行各业都在通过互联网从事分享经济、共享经济,这是一大块。其次智能化也是去年很显著的特点。像‘阿尔法狗’在围棋上出色的表现,使人们重新认识了智能化,我们观察更多的是传统的新闻媒体领域也引入了智能化的一些手段、一些方法,比如说机器人写稿。第三个是移动,因为网络的发展一直在朝移动化方向变迁,由于PC端网民大量地移动到智能手机端,也直接推动了去年的短视频、网络直播的爆发性的发展。所以,我们把这三个关键词作为对去年一年中国新媒体发展的总结。

 

视频化是社会媒体融合的发展趋势

黄楚新

  视频化是社会媒体融合的发展趋势,因为媒体发展每个阶段都是和技术紧密联系在一块。在2017年,媒体融合发展过程当中出现一个很特殊的标志,报纸也学会做视频了,电视也学会做评论了。我觉得这就是相互取长补短的过程。通过视频化的浏览方式可以再现新闻的现场,使受众可以身临其境,让信息得到全方位的传播。现在秒拍、梨视频等等短视频类新闻非常流行,我觉得这就是把声音、画面、图像、图片等等综合起来的一种新闻传播的表现形式。

 

新媒体为对外传播插上翅膀

唐绪军

  新媒体为我们对外传播插上了一个翅膀,传统媒体的特性决定了交互性、参与度比较低,所以在传统媒体时代,西方国家的媒体几乎一统天下,而新媒体互动性强,参与度高,这就为我们对外传播提供了很好的契机,所以在唐绪军看来,在对外传播过程当中,我们如何利用现代化的传播体系讲好中国的故事、提升中国的形象,新媒体是大有可为的。

  对外传播需要我们从一点一滴做起,不是一下子就能改变外国人对中国的看法,中国一方面在成长、一方面在发展,通过自己的能力,通过自己的经济体量,来展现自己对世界的责任,对世界的贡献,同时也要从一点一滴的,通过我们媒体人的努力来影响他们,来告诉他们,现在的中国跟以前完全不一样,你们要了解中国的话,就要认识现在的中国。

 

 

未来知识付费会在垂直领域向纵深发展

黄楚新

  未来知识付费主要还是会向纵深发展,比如以家庭教育为例,深挖幼儿园教育,或者考研、升学等某个垂直领域,才可能更好满足受众需要。互联网时代知识的覆盖面很广,但是我们作出有特色的,适合于受众群体的产品,才有生命力。标题党吸引人是暂时的,永久吸引人还是要靠一流的产品、有特色的产品,这才是未来应该真正发力的方向。

 

网络视频发展的瓶颈在于内容和经营

唐绪军

  虽然新闻视频化的发展是一个趋势,但最重要最核心的部分仍然是内容真实,揭示真相。去年网络直播跟短视频的火爆也暴露出了一个问题,那就是颜值比价值更重要。我认为仅靠颜值不是网络视频未来发展的方向,恐怕下一步更重要的还是在内容方面下功夫。从商业运作上来看,网络直播还存在着可持续发展的问题,网红经济要如何找到更好的经营模式,能够循环再生支撑自身的发展,这恐怕也是将要面临的发展瓶颈。

 

媒体融合转型过程中应注意两种倾向

黄楚新

  媒体融合转型过程当中应该注意两种倾向。一种是面对新媒体的时候自高自大,觉得新媒体没有什么了不起,我们做媒体都很长时间了,对我们的影响应该是有限的,而且即使发展不下去的时候,政府的财政也可以让我们做下去,可以发展下去。另一种是,自暴自弃,好像面对新媒体的时候一无是处,我们什么都不是了,一说新媒体都是它们怎么高大上,怎么有技术优势。

  所谓的融合,就是要把传统媒体的优势充分发挥出来,比如公信力,以及长期以来积累的新闻传播业务方面的专业度。此外,如何把新媒体公司具有的体制的灵活性,以及他们的互联网思维的观点,充分结合起来,注入到我们传统媒体的思想观念当中,发挥我们的所长克服我们的所短。

 

 

媒体融合要有互联网思维

唐绪军

  媒体融合要有互联网思维,就是要在互联网新媒体的时代有一种新的突破,跟以往的不一样的突破,现在各地都在探索,怎么样能够做得好,现在还没有一套成型的办法。此外,媒介融合发展到今天,我们需要出台一些评判的标准,融合到什么程度是真的融合了,怎么叫融合,什么叫影响力?怎么样叫传播力?融合的结果肯定要提升原有的传播力、影响力、引导力,怎么样算是达到了,得需要一套指标衡量,这也是下一步需要做的事情。

 

新媒体时代更需要专业的、负责任的媒体

唐绪军

  我们现在所处的新媒体时代跟原来的大众传播时代已经完全不一样了,不一样主要表现在传统的大众传播的时代,信息的传播是垄断的,是有专门机构负责传播的,现在新媒体时代,每个人跟媒介的结合都是一个信息源,都可以报道一个事件,这就导致了真相的复杂性。

  在这种环境下,更需要有专业的、为社会负责任的媒体,来把真相给揭示出来。“所以越是在新媒体时代,越是每个人都有表达,更需要有专业性的媒体,或者叫一锤定音,或者叫揭示真相。在新媒体互联网众声喧哗的过程中,需要有一个更有权威的声音、专业的声音。所以很多人都说是不是专业记者可以不要了,可以取代了?我们认为不是这样的,而是他的地位、对他的要求更高。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