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任交通厅厅长打炮的故事

河南省交通厅的大楼长这样: 

大大的飞碟帽,萌萌哒的水蓝色,完全不像一般的政府办公楼那么威严霸气。当然,它变成这幅模样,也是很经历了一些心酸事,几任主人和它的故事,也早已经在河南大地上成为传奇,流传在当地的异能界。 

第一任交通厅厅长曾锦城 

1989年,时任河南省交通厅长者为曾锦城,有一阵时常噩梦缠身。曾厅学识渊博,对风水算命颇有研究,于是引为不祥之兆,但一直找不到原因。 

一天大早,有一天大早,部下匆匆忙忙的跑来反应,说对面的郑州炮校调整校园布局,有两门大炮改变了原来的摆放朝向,炮口朝向交通厅大楼来了。曾厅当即开窗远望,果然看见两根乌黑的炮管正对着自己的窗口! 

曾厅顿觉戾气相犯,不敢怠慢,于是找到炮校商量,许下百万巨资,只要求炮校方面调整炮位。

都是场面上混的,谁还没几分眼色?炮校深感妈的机会来了,于是趁火打劫,勒索交通厅五百万,以便达到开张吃三年之效。 

曾锦城也是条铁骨铮铮的汉子,愤慨之极,当场拂袖而去,一文不给! 

1995年,曾锦城因贪腐落马。 

第二任厅长张昆桐

张厅于1994年到任,这是个懂得厉害的,一上任就亲赴炮校,进行和平谈判,想让炮校把那两根骇人的炮管子拐个方向。

与前任相比,张厅心胸开阔,办事爽利,一开口就同意了五百万的价位。

可惜社会发展一日千里,炮校方面对自身的定位有了极大的提高,再次张开了狮子口,开出了两千万的价码。

据说张厅当场就骂了一句:“妈的,太黑了!”然后做出了和曾厅一样气度雄浑的选择,摔门而去,不再予以理会。

炮校一文未得,岂肯善罢干休?索性送佛送到西,将校园内的九门大炮全部调过来炮口一致朝向交通厅大楼。

2011年,张昆桐因受贿、挪用公款被判处无期徒刑。此时人们才知道,为何他当年面对炮校的2 千万勒索能够如此义正辞严,因为他多年下来的总受贿额也才1千万,当然不愿意做这笔赔本生意。 

第三任厅长石发亮

2000年,副厅长石发亮升任厅长,马上有幕僚前来进言,说曾张二人都是被对面的大炮打掉的,自从炮校把那几门炮对准交通厅以后,就接连出事。石厅深以为然,决定解除这个隐患,派人前去和炮校交涉,说你们的大炮怎么放都是放,何必非要朝着我们呢?

炮校没捞到好处之前,当然不肯放下武器,回答:“四面八方都有人,老百姓也是人呀,难道让我们的大炮对准老百姓不成?” 

炮校没咬到肉不松口,石厅无奈,准备出血认命之际,那位见识不凡的幕僚献上一个妙计:同门同宗不伤,只要与炮校服装一致,这炮弹就不好意思劈脸打过来了。

石厅拍案称案,即日采购军装,严令所有职工必须着军装上下班,一时成为靓丽风景,引来不少市民在上下班时间围观点评。

可惜,那几门炮威力太大。2002年底,在中纪委的直接过问下,石厅惨遭双规。

第四任厅长安惠元

2003年,安惠元空降交通厅任厅长。

安厅是见过大世面的,不像前任几个土包子,捂着钱袋子舍不得撒手。安厅长上任三天,即批给炮校两千万基础建设基金。

炮校方面也非常讲信誉,收到钱调转了炮位,据说还做出了郑重承诺:“只要安厅在位一天,我们的炮口绝不会指向交通厅的。我们说到做到,绝不食言!” 

虽然拿到了炮校的血誓,但安厅仍然不敢怠慢,重金求来一位功力高深的风水大师,以破这个局,不然总是不得安心。

大师不负厅座之望,一番考察之后得出结论:炮就是火,水能灭火,而水呈蓝色,所以只要把交通厅大楼涂成蓝色,就能泄了炮校的火。

于是,交通厅大楼就变成了现在的颜色。

因为及时调理了风水,安厅在任期间安然无恙,且官运亨通,不久之后就升任河南省政府秘书长,至今仕途顺畅。

第五任厅长董永安

2008年3月,董永安接任交通厅长一职。炮校迅速抓紧时机,将炮位又调回原位,依旧指向交通厅。

一上任就面临如此巨大的挑战,但董厅一时并没有好的卸力方法,因为前任安厅升得太快,之前没多久才给炮校交过2千万保护费,众目睽睽之下,实在不好再找借口给炮校拨款。

于是,董厅的思路转向防御,用钢筋水泥在楼顶造了一个巨大的钢盔,你开炮我就挡。

略为可惜的是,钢盔只能保头。一年之后,副厅长李占朝因腐败落马,大炮的威力开始显现。

而且,头盔毕竟只能防流弹,在大炮齐轰之下,再坚固的钢盔也会稀巴烂。2010年,董厅不幸获得双规待遇,成为这场风水大战中,被阵斩于炮口下的第四位厅座。

郑州炮校的这几门炮,真可谓是反腐第一利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