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玛曲真诗歌研讨会暨朗诵会在北京召开

  8月27日下午,白玛曲真诗歌研讨会暨朗诵会在北京草原文化部落召开。会上,由高洪波老师题词的白玛曲真新书《在低处行走》也与大家见面。

  白玛曲真,藏族青年女诗人,1973年11月出生于四川省凉山州甘洛县。1990年开始文学创作,已出版诗集《叶落晚秋》、《格桑花的心事》、《彩色高原》、《诗画岁月》、《在低处行走》电子书《我的高原》、《等待下一次约会》等。曾获四川省第五届少数民族创作奖,现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通俗文艺研究会理事、甘洛县文联主席等。

  来自北京、河南、河北、天津、云南、吉林、四川、新疆等地的诗人诗歌爱好者以及著名诗人、作家高洪波、叶延滨、洪烛、冯秋子、楚水等130余人给了白玛深厚的友情在秋雨绵绵中参加了研讨。

  会上著名诗人吉狄马加、舒婷、忽培元、叶梅、尹汉胤及旅美诗人严力以各种形式转达了祝贺。

  舒婷:诗人要做一位生活的引领者,让诗意的文字语言碰触心灵最柔软的地方,让他们在浮躁的天空下,带领迷路的灵魂找到一条回家的路而白玛曲真的诗歌,让我们感受到自然清晰,不烦躁,仿佛回到美丽的大自然。

  忽培元:行走在低处是诗人最高的创作姿态,当生活亏待了你,而微笑依然停留在你真诚的脸上,诗意你如同上帝的眷顾,令所有的读者去陶醉。

  尹汉胤:诗是心灵的翅膀,尤其这颗透明的诗心置身在高原,这本身就具有着一种空灵的声音。世界正在模糊生活地域的界限,而原始民族的基因,却会在你迷茫时发出灵魂的召唤。读白玛的诗,会让人感到一种沉默的力量,岁月静好中,一种情致让人心态归于沉静。

  李钢:白玛曲真是水一样清亮的诗人,她的诗风明澈纯净,热烈真挚,并且机智敏捷,尤其善于捕捉和表达一闪而过的心灵感觉。"
   普驰达岭:这位藏族和彝族的混血,始终以格桑花在雪域傲放的情怀,蘸满青藏高原辽远的天籁神音,恪守在文化混血的山头,在诗歌王国泅渡着内心烈烈如帜的高原意象。
   她为生命的意义完成诗歌,她为诗歌不死的信仰完成人生的体验,在虔诚的修持中,她文字背后高原的彩色与行者的寂寞,不只是用来独坐,她在穿透中聆听高原大地的心跳。

  秦刚:白玛曲真是高原的女儿,是大山里飞出的金凤凰。融合了高原民族的血液,表现出激情奔放,豪爽大气的性格与诗歌,时而激越高亢,时而沉吟低旋深情而有浪漫的表现形式合拍,形成了她诗歌厚重朴实而又想象丰富,浪漫多情的特点。用诗歌火一般热情的语言,给生活乃至人生以激情和希望。我们的文坛欢迎这样正能量的诗歌,欢迎与大山一样胸怀的诗人!
   龙仁青:诗人要有大度包容的心胸,要有足够广阔的视野和胸怀来关注这个世界,而诗歌最大的魅力,是如何把文字巧妙地组合,包含正能量的情感,就是一个真正意义上诗人的人品而白玛的诗歌恰恰就做到这一点。 
  赵智:特殊的水土养育了白玛曲真独特的诗人性情,她的诗驰骋在秀美的山水之间,聪慧,清凌,松弛,散漫,没有拘谨之态,没有造作之痕,有如穿梭在林间的小鸟,天籁自然,纵情激荡。诗是自由的,白玛曲真也是自由的,语言的自然,表达的松弛,让诗歌有了纯净、质朴的品相。白玛曲真的真诚和她诗歌的真诚让我们感动,她的诗是民族的,也是未来的。
  田炳信:在我们远离唐诗宋词,身处浮躁的时代,我相信诗歌能带给人生活的希望,而白玛接地气的诗歌让我们看见了美好的一切事物都在诗中。

  诗人洪烛结合自己在西藏釆风的亲身感受,特别写作长诗《仓央嘉措心史》特别体验,认为藏域文化特殊的神秘性,所以才诞生了白玛典真这种西藏特质的诗人,认为白玛曲真的诗就是西藏的真山真水,没有被污染,没有任何尘埃,是绝对绝对的纯净水,却不是罐装的纯净水,纯净的山水,让人陶醉。

   中国通俗文艺研究会会长楚水也认为不同民族的特质,对诗歌创作会产生绝对性的影响,比如藏域高原广为流传《格萨尔王传》,说唱艺人经常是一觉醒来,就会唱出自己都不知道的内容,让人怀疑这个富有神未必的民族,好像记忆可以隔过时空传递⋯⋯,并且为白玛曲真写了《巍巍潺潺的低音符》的诗歌评论。等等还有女诗人潇潇、阿紫,作家网赵智都谈了自己对白玛曲真的诗的感受。

《四川文学》主编牛放先生说过,白玛曲真是一个自由的诗人,她的民族本色大山一样的德行让我们感受到她无拘无束善良热情的性格,她的诗歌她的微笑如一缕清风,一次次拂去我们心底的尘埃。

  会上白玛曲真说:这些年来,我习惯了把写诗当成一种快乐的生活,不知不觉中诗歌也成为我生命里的灵魂,陪伴在我的身旁。我记得有人说过:人是需要诗意地栖居在大地上的,没有诗意的人生,仿佛生活在一个枯燥的环境里,窒息着自由的灵魂。
  白玛曲真多年来一直坚持在诗歌的路上行走,在最低处仰望诗歌的高度,坚持写诗近三十年,一直坚守在自己的出生地甘洛,创作了很多优秀诗篇。读白玛曲真的诗,你会感到一种沉稳厚重而又激情奔放的力量。正如她签名的一句话:“生活有诗和远方”,远方是每个人乃至整个人类生活的目标和希望,是人生的坐标。而诗是人生轨迹脉动的的旋律,是鼓舞激励人奋然前行的号角。
   研讨会结束后,由北京远方之声俱乐部、北京京诗文化传美艺术团的朗诵家们热情洋溢饱含深情狄朗诵了白玛曲真的作品,会上来自北京以及各地的书画家、古琴演奏老师现场创作书画作品、朗诵伴奏,为研讨会、朗诵会助兴添彩。

相关文章